10000亿级市场 ! 全球LNG需求和投资趋势分析!

文章来源:PROCESS《流程工业》 点击数:684 发布时间:2018-02-07
过去几年,几乎每个地区都有新的LNG能力投用。供需双方的增长促成了该领域全球数十亿美元的资本投资。数百万吨新的LNG进出口能力已经开始运作,数亿吨仍在开发中。
10000亿级市场 ! 全球LNG需求和投资趋势分析!

根据国际LNG进口集团(GIIGNL)的LNG行业2017年度报告显示,全球LNG贸易已从2014年的约2.39亿吨/年增加到2015年的2.45亿吨,至2016年接近2.64亿吨。据彭博新能源财经预计,2017年全年LNG需求量达到2.8亿吨,同比增长6%。

全球LNG需求和投资趋势分析

根据BP公司“2017年能源展望”,BP公司预测,LNG贸易量正在大幅度增长,并预计将比管道天然气贸易增长快7倍。LNG占全球天然气贸易总量中的市场份额将从2017年的32%上升至到2035年约50%。

在过去的15年中,全球LNG出口市场一直以卡塔尔、澳大利亚、马来西亚、阿尔及利亚和印度尼西亚占据主导地位。在过去几年中,澳大利亚引领了新的LNG出口能力的增长。但在未来10年,美国将大幅度扩大液化能力,成为世界最主要的LNG出口国之一(图1)。

至2035年全球LNG供应的增长

图1 至2035年全球LNG供应的增长(图片来源:hydrocarbon processing)

根据国际天然气联盟(IGU)的数据,到2017年年中,全球再气化能力接近8亿吨。亚太地区仍然是LNG消费的主要需求中心。

到2020年初,发电用天然气需求的飙升将有助于增加数百万吨新的LNG进口能力(图2)。额外的进口能力将以传统的陆上进口终端和使用浮式船(例如FLNG,FSRU等)的形式出现。

至2035年全球LNG需求的增长

图2 至2035年全球LNG需求的增长(图片来源:hydrocarbon processing)

即使世界各地的天然气需求量不断增加,LNG供应以及仍将超过需求增长。这种不平衡导致了供应过剩。LNG购买者正在重新谈判长期合同,以及增加短期采购和现货市场交易。LNG供应过剩推迟了多项最终投资决策(FIDs),因为LNG开发商似乎对投资资本密集型的终端建设犹豫不决。

我们将分两部分概览全球LNG市场,本文作为第一部分将汇总亚太地区、加拿大和拉丁美洲LNG行业的详细信息。之后发布的第二部分将重点介绍非洲、欧洲、中东和美国。

亚太地区

在2020年前,亚太地区不仅是新的炼油和石化能力建设的领头羊,而且也将启动数百万吨新的LNG进出口能力。

日本和韩国一直主导着LNG进口市场,2016年日本的LNG消费量超过了8300万吨,而韩国在这一年的消费量则接近3400万吨。中国和印度在LNG市场上的占有率在过去几年中大幅增长,随着需求的增加,将继续影响LNG贸易。预计到2035年东南亚将成为LNG的净进口国地区。

亚洲的LNG购买者正在重新谈判长期的LNG交易,并转向短期和现货市场定价,因为从2014年年中以来油价的大幅下降正在使得按石油指数计价的LNG合同变得不那么重要。LNG购买者也在寻求LNG货物目的地的灵活性。随着现货市场流动性的扩大,能源放松管制的扩大,新的天然气管道项目的竞争加剧,以及LNG定价的到来,买方对价格更加敏感。LNG项目开发商将发现双边合同更难以谈判,高成本销售商将难以维持其定价能力。最终预计这些转变将影响LNG的供需结构。LNG购买者摆脱长期交易将损害LNG供应商获得建设LNG出口设施的能力。这种动态可能导致2020年中后期LNG供应短缺。

澳大利亚几乎所有的下游投资都将进入该国的LNG出口项目。跨国公司在澳大利亚LNG项目中投资了近2000亿美元。这项投资包括勘探开发,运输基础设施和几个LNG出口设施的建设。到2020年底,该国的LNG出口量预计将达到8000万吨/年。

中国正在大力投资天然气领域。中国的主要举措之一是将全国能源结构中的天然气比例从2016年的5%提高到2020年的10%,到2030年提高到15%。为实现这一目标,中国正在利用天然气发电。国内天然气消费已经连续几年超过供应,导致需要增加天然气管道基础设施,同时大量增加国内LNG的进口能力。

2019年,随着西伯利亚输气管路的建成,中国将开始接受来自俄罗斯的额外管道天然气供应。天然气额外供应将增加该国大规模的LNG进口计划。

根据能源网络图集(EnergyWeb Atlas),中国已有16个LNG再气化/进口终端投入运营,总设置能力超过5100万吨/年(图3)。根据IGU的“2017年世界LNG报告”,预计到2023年,中国的LNG进口能力将超过1亿吨。

中国LNG进口终端

图3  中国LNG进口终端(图片来源:hydrocarbon processing)

由于人口增长和中产阶级不断上升,印度在油气行业下游的各个领域将出现大幅增长。该国的“印度制造”计划正在推动国内精炼燃料、石化和天然气需求。

除了对原油和石化产品的渴望外,印度有可能在未来几年成为天然气消费的大国。印度正在努力将该国推向更加天然气的经济。消费天然气的行业,如电力、化肥等需求稳步上升。这种上升的趋势是由于包括该国的“印度制造”计划和遏制排放的需要等几个因素的结果。该国的目标是到本世纪末将天然气在全国能源结构中所占的份额从6.5%提高到15%。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印度计划在2020年之前在天然气领域投资1000亿美元。这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包括建设新的天然气管道,完成燃气管网,建立近230个城市的天然气配送网络,并增加加工中心和LNG进口终端。为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该国中下游行业的投资势在必行。

印度有4个LNG终端已投入使用,设计能力达2500万吨/年。这些终端位于Dahej,Hazira,Dabhol和Kochi。根据石油和天然气部的说法,印度计划到2020年初将LNG的进口能力从2500万吨/年提高到5000万吨/年。但是,印度还必须建设更多的天然气管道基础设施,将商品分配到国内需求市场。印度也在考虑利用LNG作为燃料和运输燃料,以帮助遏制内陆水道和人口稠密城市的排放。

印度尼西亚对天然气的需求预计将在2025年之前大幅增长。这一需求增长的动力来自该国35GW的项目。该国计划到2020年新增燃气电站35 GW,2020至2025年间,该国计划新增45 GW发电能力。

由于该国的天然气产量已经连续几年下降,印尼需要依靠进口来满足需求的快速增长,主要依靠小型LNG和FSRU船来增加天然气进口。这些基础设施将建在巴厘巴板、爪哇、苏拉威西和苏门答腊。该计划是该国吸引更多私营部门投资来发展国家发电需求的举措之一。这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将需要超过1500亿美元的投资,包括在全国建设燃气发电、进口基础设施和输配电网络。

虽然国内天然气产量有所增加,但泰国仍然跟不上国内天然气需求的增长。天然气占全国发电需求的70%左右。BP公司表示,泰国天然气供应短缺近900万吨/年,泰国天然气需求预计将增加。

根据泰国能源部的数据,该国的天然气需求量预计将从2016年的47.1亿立方英尺/天增加到2036年的超过50亿立方英尺/天。而另一方面,该国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正在减少,从缅甸管输天然气可能会很快停止流动,缅甸正在使用更多天然气来满足国内需求,并计划向中国提供额外的天然气供应。除了LNG进口之外,这个困境已经使泰国几乎没有其他选择。

根据泰国能源部的数据,该国计划大大提高其LNG进口量,将从2017年的约500万吨/年大幅增至2025年2000万吨/年。到2036年,进口量可能达到近3500万吨/年。对液化天然气进口的巨大预测刺激了LNG进口基础设施的建设。泰国政府也开放了天然气市场,允许第三方供应商参与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全国LNG的进口扩建包括:

•2018年,将马塔府LNG进口终端的能力翻倍,达到1000万吨/年,另外还有一个单独的项目,到2020年将终端能力提高到1150万吨/年。

•设置全国第二座LNG进口终端。如果建设,投资为10亿美元的750万吨/年终端将在2022/2023年开始运行。

•在邻国缅甸设置FSRU。该设施将连接天然气管道,将天然气供应运往泰国。

•在泰国湾安装500万吨/年FSRU。

这些项目将使泰国大幅提高LNG的进口。额外的供应对满足未来的需求是必要的。

到2040年,菲律宾的天然气需求量预计将翻三番。这一需求大部分是由于该国打算建设新的燃气发电厂。但是,国内天然气产量不足以满足需求。为了增加天然气进口量,该国将在八打雁湾安装一个价值20亿美元的LNG进口终端。该工厂将建设一座200 MW的发电厂。其他LNG进口项目包括First Gen公司的价值10亿美元的300万吨/年陆上液化天然气终端(可能在此期间使用FSRU)以及Energy World公司的Pagbilao LNG进口终端。

2017年9月,斯里兰卡批准建设新的LNG再气化终端。该设施将靠近科伦坡。进口天然气将用于发电;然而,直到2020年之后,运营才有可能开始。

孟加拉国雄心勃勃地计划建设LNG基础设施。该国需要额外的天然气供应来推动天然气计划。孟加拉国计划将其发电能力翻番达到24000MW。为了为这些设施提供足够的原料,该国计划增加大量新的LNG进口能力。总能力为750万吨/年的两艘FSRU船舶将于2019年开始运营。这些船舶将位于孟加拉湾的Moheshkhali岛附近。该国还与印度Petronet公司合作,建造一座750万吨年的陆上LNG终端。另外两艘FSRU船已经宣布,但他们的建设没有时间表提供。最后,孟加拉国正在选址最多五个陆上终端。

加拿大

加拿大提出的能力增加中的大部分在天然气加工/ LNG行业。由于美国页岩气繁荣,加拿大已经失去了主要的收入来源。从历史上看,加拿大通过管道将几乎所有的多余天然气出口到美国。为了抵消金融危机,国家已经宣布了二十多个LNG出口终端项目。加拿大LNG出口能力为近3亿吨/年,总投资超过170亿美元。

为了出口LNG,这些生产商必须向国家能源局(NEB)提交申请。加拿大NEB自2010年以来已收到了40多份出口许可证申请,并已批准了35份。全国大部分LNG出口终端项目位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西海岸。该省占LNG出口终端能力的2.5亿吨/年以上。这些项目的总投资接近1500亿美元。该国东海岸已宣布超过4200万吨/年LNG出口能力,总投资超过200亿美元。

加拿大有潜力成为LNG生产和出口的全球领导者,但是该国的项目实际上处于停滞状态。只有一个加拿大LNG项目已经开始出口——FortisBC公司的Tillbury工厂在2017年底出口了第一批加拿大LNG,几乎所有剩余的项目都推迟了最终投资决定(FIDs)。

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只有Woodfibre LNG项目达到了积极的FID,但道格拉斯海峡LNG、Aurora LNG,Triton LNG、西北太平洋LNG和Prince Rupert LNG项目等其他LNG项目已被放弃。该省的任何一个终端项目都不可能在2020年前完成。

拉丁美洲

像世界其他地方一样,拉丁美洲将重点放在天然气发电上。天然气供应和需求之间的差距持续增长,除非在更多的勘探和开采活动中进行额外的投资,否则这一差距将持续下去。许多拉美国家已经宣布了额外的勘探开发活动,但这些行动需要时间才能实现。短期内,许多拉美国家将继续依靠管道天然气和LNG进口来满足需求。

巴西对天然气的需求在过去十年翻了一番。英国石油公司(BP)表示,该国的天然气需求已经从2006年的1850万吨/年增加到2015年的3700万吨/年。该国严重依靠水力发电来发电。然而,天然气作为一种补贴干旱期间发电的方式已经越来越重要。由于天然气是更可靠的发电来源,巴西加大了对天然气发电厂和天然气进口基础设施的投资力度。然而,自2015年以来,该国的LNG进口一直低迷。LNG进口量下滑的主要原因是有来自玻利维亚的廉价天然气。从短期来看,巴西的LNG进口可能依然很小。

在牙买加,Old Harbour LNG项目将利用FSU进口LNG。进口天然气将作为该地区190 MW燃气发电厂的原料。这座燃气电厂将取代陈旧的燃油电厂,使该国减少对燃烧石油发电的依赖。该设施预计于2018年底开始运营。

巴拿马正在Costa Norte建造一个新的LNG进口终端。这个价值11亿美元的LNG发电项目包括建设和设置一个FSRU、输电基础设施、储罐和一个350 MW的联合循环发电厂。

从使用燃料油和柴油用于发电到天然气,波多黎各提出了Aguirre Offshore GasPort项目。该项目将利用离该国南部海岸4英里的FSRU。该设施将向波多黎各电力管理局的中央阿吉雷发电厂提供天然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