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设备制造业的淘金地?


作者:Dominik Stephan 日期:2017/11/06 来源:PROCESS《流程工业》

伊朗的已探明天然气储量据全球第一,石油储量据全球第四。欧盟解除了对伊朗的经济和金融制裁后,流程设备制造商在伊朗迎来了新的机遇,大型项目和巨额投资正在伊朗不断涌现。

伊朗重回国际舞台为全球的化工和流程设备制造业带来了巨大的机遇。该国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急需通过先进的工业化技术进行开发和利用。投资者们已经涌入这个市场,仅下游行业就吸引了200多亿美元的投资。目前,伊朗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的上游投资已经完成了75%,基础原材料和初级产品将持续生产。伊朗的药品市场中还有60%的药品需要进口,价值大约30亿美元,但这一数字会随着授权许可生产和仿制药的上市而不断下降。

“作为全球化的企业,如果有能力规避商业和政治风险,伊朗绝对是一个充满机遇的市场。”IHS化工副总裁,欧洲、中东和非洲分析师Michael Smith先生说,“化工行业的几大巨头正在探索伊朗的投资潜力,但不会贸然行事。”

经济制裁前,伊朗向欧洲市场出口乙烯、PE和甲醇等石油化工产品。禁运政策出台后,这些产品转向出口到亚洲、非洲和南美洲。经济制裁后,由于无法得到欧洲的投资和技术支持,伊朗的石油化工行业受到很大的影响,工厂长期处于低效运行。

石油巨头加大投资

跨国石油公司是第一批宣布重返海湾国家的企业。Shell公司计划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PC)合作建造一套天然气裂解设备、一座柴油炼油厂和一座天然气液化厂。此前,Total公司已经与NPC签署了一份协议,共同经营石油化工联合体。日本的Sojitz公司也计划与NPC合作建造甲醇制丙烯装置。

2016年伊朗石化行业的产量增长了4%,达到4 640万t,其中出口额为96亿美元。伊朗目标在10年内将产能提高到1.8亿t。“伊朗2025远景规划”包括了打造Assaluyeh(产能大约2 690万t)和Mahshahr(产能大约2 580万t)两个经济特区。伊朗全国共有大约50套石化装置,总产能6 400万t,2017年时将会再增加800万t。伊朗也在寻找合适的海外合作伙伴和投资者。

亚洲的投资者也正在进入伊朗市场:中国在伊朗Abadan炼油厂的现代化技术改造中投入了30亿美元的资金;印度则在化肥和天然气液化设备中投入了200亿美元。此外,Persian Gulf石化公司11亿美元的甲醇项目也吸引了中国投资者的注意。全球最大的年产700万t的甲醇生产设备已经在Kaveh市建成。

立足于自给自足

伊朗继续保持经济独立的政策,2015年海湾地区化工产品进口的比例减少了25%,共计55亿美元。贸易总额4.91亿美元(其中药品2.39亿美元)使德国成为伊朗的第三大贸易伙伴,仅次于中国(贸易总额16亿美元)和印度(贸易总额5.42亿美元)。虽然伊朗的基础化工企业能够提供越来越多的基础化学原材料,但添加剂和稳定剂等产品在未来仍然需要进口。     

在药品方面,伊朗国内的授权许可生产将逐步代替进口。因此,行业分析公司GTI介绍说:“如果外国制药企业不想失去在伊朗的市场,就要努力与伊朗公司合作,成立合资公司。”

拜耳公司与伊朗有着50多年的合作经验,并在1960年成立了“拜耳伊朗制药”。Merck公司则通过Actovero集团公司以授权许可的方式在伊朗生产药品。Henkel公司也成立了Henkel-Pakavash子公司强化了在伊朗的市场地位,并从2016年起将其在Pakvash的股份提高到了90%。

设备供应商的机遇

设备供应商们也正在从伊朗市场获益。德国曼(MAN)集团向德黑兰的炼油厂提供了两台Retpac型炼油专用涡轮压气机组,合同金额高达数千万美金。
泰森集团也能感受到伊朗当地石化工业的复兴。泰森集团正在与Salman Farsi石化联合体就PDH丙烷脱氢的生产许可证进行谈判。

2016年Bilfinger公司获得了伊朗第一大、海湾地区第十大的EORC炼油厂造价百万的过程控制系统生产合同。“伊朗急需对工业设备进行现代化技术改造,而我们则可以与伊朗公司合作,满足他们的需求。” Bilfinger公司的负责人Tom Blades先生说。

有限制的贸易往来

尽管伊朗的大门已经打开,但专家们认为与伊朗的贸易往来并不是无限制的。德国经济部以德国政府出口信用保险的方式,在伊朗还清债务之后提供支持和帮助。

德国机械与设备制造协会主席Thilo Brodtmann先生强调:“除了具体的技术问题之外,我们最担忧的是缺少银行账户。”很多企业无法利用政府的出口信用担保,很多银行也不支持这一业务,这使得出口融资始终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伊朗有着巨大的经济潜力,对德国出口商也是如此。”Euler-Hermes集团公司的Ludovic Subran先生说,“但是天上不会掉下馅饼。”在伊朗投资最大的不确定性包括是官僚主义、融资难、汇率风险和不可测的政治风险。

此外,伊朗政府是否干预经济贸易活动或者设立进口壁垒仍然是个问题,但无论如何,在政治层面的气氛已经得到缓和,这也是石油和化工行业投资巨头们所希望看到的。他们对伊朗市场的未来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