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时刻怀揣工业4.0


作者:Anke Geipel-Kern 日期:2017/05/04 来源:PROCESS《流程工业》

“工业4.0是一个贯穿各个领域的话题。Namur工作组的目标是把工业4.0的理念深入到流程工业的各个学科领域之中。”

—— Thorsten Pötter先生,Namur协会工业4.0应用工作组负责人

在心中也许有了这一概念,但缺少实际行动,Namur协会工业4.0应用工作组负责人Thorsten Pötter博士在接受流程工业杂志记者的采访时说道。

PROCESS:Pötter博士先生,您在人们心中的印象是流程工业领域中的工业4.0先生。您觉得这个称呼合适吗?

Pötter:从2013年我就开始考虑在流程工业领域推进工业4.0的问题了,并尝试着把当时在汽车工业和机床设备制造业中广泛讨论的思路和想法也引进到流程工业领域中来。数字化技术在我们流程工业领域中也得到了一致的好评。当时有人称我为巡回传道者,这是一个令人惊讶的称呼,但却也很有见地。因为这就是我一开始的感觉。

PROCESS:您在作报告时有什么感受?这一话题进入流程工业领域中了吗?

Pötter:我有两方面的感受。在我内心中认为工业4.0是无处不在的,所以在会议和媒体采访中每每提及。但从流程工业领域的实践方面来看,行动很少。虽然我们目前都在谈论工业4.0对流程工业的意义和作用,但这一领域更喜欢躲开工业4.0。

PROCESS:流程工业领域中用什么概念替代了工业4.0?

Pötter:例如数字化制造、模块化生产、即插即用和分散式自动化等都是我们加到工业4.0中的概念。这些技术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但当时它们并不属于工业4.0的范畴。我们目前所做的研究就是之前我们做了些什么?还有哪些需要补充完善的?

PROCESS:听起来好像工业4.0就是穿新鞋走老路?

Pötter:当前所讲的工业4.0概念有些过于空谈,这就产生把3.0的技术贴上工业4.0标签的风险。流程设备的自动化不是工业4.0,在生产过程中采用IT技术也不是工业4.0。在真正的流程工艺生产过程中我们还没有找到超越他们的东西,但在一些相关领域中,例如在物流和预防性维护领域中我们已经发现工业4.0的解决方案了。

PROCESS:您是如何描述这些工业4.0的?

Pötter:网络化、智能化和高度的自主模式等都是典型的工业4.0标志。但也包括了自我修复系统或者自配置系统,包括了一些合作方式,例如与其他经营模式的合作等。在我们的工作过程中,也了解了一些能够提供全方位服务的设备供应商。例如,能够按照每立方米压缩空气为单位提供压缩空气生产准备的技术服务商就属于工业4.0的应用领域。生产企业通过辅助的传感器和分析仪器能够准确地了解和控制其压缩机的工作情况,通过网络系统与中央控制室保持联系,这就使得整个解决方案更加智能化了。

PROCESS:您是Namur协会工业4.0应用工作组的负责人。在德国工业4.0的推进中Namur的定位如何?在这方面,流程工业似乎不具有代表性。

Pötter:Namur协会的很多同事都参与了德国工业4.0的工作,譬如巴斯夫公司的Martin Schwibach先生参与了工业4.0平台中有关安全问题的工作。还有一些同事参与了工业4.0参考构架模型RAMI 4.0的开发,因此我们和这一平台之间有着畅通的桥梁。但总体而言我同意您的看法,在工业4.0中流程工业不具备代表性。

PROCESS:您是如何定义Namur工作组的任务的?

Pötter:工业4.0是一个贯穿各个领域的话题。Namur工作组的目标是把工业4.0的理念深入到流程工业的各个学科领域之中。去年,我们在传感器技术发展路线图方面做得很好。在这一领域中我们找到了许多应用工业4.0的契机,例如连通性、数据交换和群体智能等。而这正是我们的主要工作。我们也在问自己,怎样才能把路线图、指南或者建议与工业4.0的思路联系起来,或者说我们还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今年,我们在如何实现价值增值链中的数字化方面花下了很大功夫。因为这一价值增值链的数字化问题包含了许多涉及到安全或者数据处理时需要快速解决的问题,例如谁能从数据中受益?需要什么样的平台给予支持?我想要以及我想发布什么样的信息等等。

PROCESS:安全问题是阻碍工业4.0在流程工业领域中实施的一个障碍。这是一个真正的障碍?还是仅仅是一个心理障碍?

Pötter:两方面都有。长期以来我们就一直在考虑新方法的安全性。我们一直在努力克服这些障碍,而且效果越来越好。我现在的问题是怎样才能在不放弃现有可靠的安全保护技术方案的同时迎来一个全新的世界?这只能通过应用开放性的新技术,例如我们在去年Namur大会上讨论的双通道数据交换技术。我们需要开拓新的思维模式,拿出新的解决方案,更多的“创造性解决方案”。

PROCESS:在有关工业4.0的讨论中大数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您是德国联邦经济及科技部BMWi领导下智能数据计划框架内的Sidap综合项目负责人。请您用简单的两句话介绍一下这是个什么项目?

Pötter:用一句德国谚语可以很好地描述这一项目的基本设想:“只有傻瓜才从自己的经验教训中学到东西,而聪明人则是从别人的经验教训中学到东西。”在这一综合项目中,我们利用的是许多不同的独立合作伙伴IT系统的数据,尝试着从这些不同性质的汇总数据中建立智能预测工具,筛选出可供用户使用的案例信息。譬如在许多化工流程设备中可以看到的控制阀。根据汇总的这类控制阀不同的使用数据,我们计划着为优化使用过程提供一个基本框架。

PROCESS:一年来您已经有成果了吗?

Pötter:现在,我们已经交换了第一组数据,并成功地将各种不同(用户和供应商)的数据记录叠加在一起。我们也制定了第一个预测模型。但现在我们还要对这一模型进行细化,否则这一预测模型的准确度较差,只有改进完善之后才能投入企业应用。

PROCESS:大数据目前在流程工业领域起到哪些作用?

Pötter:大数据技术与数据量的大小没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使用的是哪些数据,什么样的数据能够让我更好的利用?或者说有目的的与大数据互动 。首先收集数据,然后向智能化的大数据提出问题——我有一个问题,在哪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数据。

PROCESS:流程工业从工业3.0过渡到工业4.0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Pötter:从流程工业企业的角度来看,我想应该是这样的:我还要在自己的企业里做些什么?哪些工作可以由外部服务商提供?最令人感兴趣的问题是:开放的系统会是什么样子?